Ⅶ 亞城的毀滅

來源:蓋伊傳說官網 發布時間:2019-05-07

新紀元1077

花月的第一天,亞茲離開亞城。走出城門時,他對衛兵打招呼:“天氣真好啊,該去其他地方看看了。”

他最後被人看到的地方,是在伊靈恩附近。有人說他走向了風暴海,變成了一條鯨魚;有人說他去了星之森,變成了一隻大鵬;還有人說他去了龍隱堡,變成了一條龍,和另外一條龍一起去了東方。

 

新紀元1095

亞城新的三人議會上臺:瑟倫、哈蒙、雷文。

瑟倫主張消極避世,不主動和人類交流。

哈蒙主張和人類積極溝通,開展貿易,和平共處。

雷文主張通過爭鬥的方式獲取族群的利益。

哈蒙和雷文是靈魂伴侶。雖然他們觀點不一致,但是仍然願意一起為整個蓋伊群體謀求幸福。

 

新紀元1097

由於亞城的稅率更低,更多的商人選擇在亞城進行交易,渡口城的地位衰落。世襲城主戈登對亞城懷恨在心,一直想辦法打擊亞城。之前出於對亞茲的忌憚,戈登並不敢有所動作,現在亞茲已失蹤二十年,人們都覺得他不會再回來了。戈登開始盤算打擊亞城的計畫。

戈登找到白袍軍統領小洛克商量計策。小洛克正是“冷面”洛克的孫子,他因“亞白之戰”的失利,對亞城恨之入骨。兩人一拍即合,開始著手準備對亞城的進攻。

 

新紀元1098

時值熱月,連日的暴雨引發山洪,亞城附近的兩河地區洪水氾濫,人們流離失所。大批難民湧入亞城。亞城向其他城市呼籲賑濟災民。

某天,一位身穿兜帽的神秘男子來到渡口城,請求會面城主戈登。他給戈登一個黑匣,要戈登將其送到亞城中再打開,同時還讓白袍軍在城外做好準備,裡應外合。

戈登將信將疑,將此事告知小洛克,小洛克說昨晚祖父托夢給他,說復仇之時已到,醒來發現床頭放著一張畫著亞城徽章的紙,小洛克正要拿起,紙張突然自燃,化為灰燼。

兩人覺得時候已到。戈登派人以賑災的名義運送物資到亞城,一部分白袍軍偽裝成難民,混入亞城,一部分白袍軍在亞城外潛伏。

當夜,戈登的親信在城內打開黑匣,黑匣裡爬出數條暗魂蟲,鑽進了親信的身體。暗影力量控制了他,他在城內縱火,同時把暗影力量傳染給了更多人。城內亂成一片,亞城護衛隊投入大量兵力去滅火和消滅暗影生物,導致城防空虛。白袍軍開始行動,殺掉門口的守衛,城外的白袍軍主力攻進城內。

哈蒙和雷文率領城防軍奮力抵抗,瑟倫疏導民眾進行避難。城內火勢得到了控制,白袍軍逐漸被打退,形勢穩定下來。

就在這時,無數的暗影野獸從夜幕中襲來,指揮者竟然是多年前在“亞白之戰”中失蹤的“冷面”洛克,他已臣服於暗影,變成了一個暗影魔物。暗影軍團長驅直入,目標能流塔。途中遇見的所有人,皆被暗影侵蝕,轉化為暗影的爪牙。

小洛克在城中對抗暗影生物,受過伽教祭司賜福和強化的聖光鎧甲讓他免受暗影的侵蝕。他迎面遇上自己的祖父,無比震驚。兩人對戰數回合,老洛克一記暗影衝擊將小洛克擊倒在廢墟之中。

洛克到達能流塔,能流塔被厚厚的九葉枝幹包裹著。他清出一個空隙,吸取了附近所有被暗影腐蝕的生命能量來增強自己的力量,妄圖將暗影力量注入到能流塔中,進而污染全世界的能流。

哈蒙和雷文發現了洛克的意圖,但已經無力與暗影軍團作戰。他們想出了一個玉石俱焚的方法:融合所有靈魂伴侶的生命能量,同時注入到能流塔中,激發大量的能流溢出,產生巨大的衝擊波,消滅能流塔周圍的所有生物。

他們派人通知瑟倫帶著有生力量趕緊逃離亞城,然後召集了其他靈魂伴侶。一對對靈魂伴侶開始將彼此的生命能量融合在一起。

“為了亞城——!”

一顆顆金色閃光從他們身上脫離,一齊飛向能流塔。能流塔爆發出耀眼的白光,照亮了方圓十裡的每一寸土地,甚至在伊靈恩都能看見。爆發的能量消滅了暗影軍團和白袍軍,也消滅了留在亞城的士兵、祭司、平民,摧毀了大部分房屋。亞城化為廢墟。

但是洛克使用暗影秘術製作出護盾,抵禦住了能流爆發。由於沒有生命能量可以利用了,他開始將自己的暗影力量灌注進能流塔。沒想到小洛克突然出現,高舉祖傳的“聖光之劍”,刺穿了洛克的身體。洛克停止灌注,倒在地上,變成了一堆粉末,他體內的暗影力量呼嘯而出。小洛克拖著傷軀離去,不知所蹤。

亞城之戰結束。

掃一掃下載遊戲
掃一掃下載遊戲
微信 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